华体会体育 _平台 096-32703091

华体会_故事:《志怪故事》缪文秀

作者:华体会官网 时间:2022-01-28 00:20
本文摘要:元朝,有一个山东人,名字叫元自实。他家里有几十亩好地,春种秋收,勤俭持家,生活逐渐富足,家产也一年一年地积累了不少。元自实没有几多文化,为人质朴憨厚,与邻里和气相处,乐于助人,同乡都歌颂他是个好人。 一天晚上,元自实刚吃过晚饭,听到有人敲门,赶忙开门,原来是邻人缪文秀。缪文秀年幼时读过几天书,在乡里算是个有文化有见识的人,却不大会筹划家计,生活上经常捉襟见肘。元自实连忙请他进屋坐下。

华体会官网

元朝,有一个山东人,名字叫元自实。他家里有几十亩好地,春种秋收,勤俭持家,生活逐渐富足,家产也一年一年地积累了不少。元自实没有几多文化,为人质朴憨厚,与邻里和气相处,乐于助人,同乡都歌颂他是个好人。

一天晚上,元自实刚吃过晚饭,听到有人敲门,赶忙开门,原来是邻人缪文秀。缪文秀年幼时读过几天书,在乡里算是个有文化有见识的人,却不大会筹划家计,生活上经常捉襟见肘。元自实连忙请他进屋坐下。

缪文秀敬重地说:“自实年老,我有个亲戚在福建做官,昨天捎信来说可以在那里官衙里给我找点差事做。我想在家里也没啥混头,就想去碰碰运气。山东到福建有几千里,路上缺少盘缠,想请您帮帮助,借点银两。等小弟混得像小我私家样,一定加倍璧还。

"自实听明来意,就说:“文秀兄弟,您能在外边做官,有前程,我真为您兴奋。都是邻人乡亲,相互资助是应当的。不知兄弟需要几多?”“盘费加上到那里请客送礼的用度,差不多需要白银二百两。

”“行!”自实随即让家里人从柜里拿出白银二百两,递到缪文秀手上。因为是老邻人,自实也没有让他写借条字据。时光如梭,转眼十几年已往了。到了元顺帝当政的末期,由于社会黑暗与官府的糜烂,人民不堪其苦,纷纷揭竿而起,社会也乱起来。

一天夜里,一群强盗来到元自实家,将全家人绑了起来,家里的财物被洗劫一空。自实一家在山东无法生存,听说福建比力安宁,就把房产土地卖掉,换回百十两银子,租船从海上赶往福州,准备寻访和投靠缪文秀。一路上历尽千辛万苦,辗转到了福州。

一家人衣衫破烂,饿得面黄饥瘦,盘缠也已所剩无几。到小客栈租了间屋子住下,自实连忙向东家探询缪文秀的下落。东家说:“提起缪文秀,福州府无人不晓。

他是福建行省平章政事(一省的行政主座)陈友定的亲戚,在福州府已做了同知官,有权有势。前面街上谁人高墙大院、铜钉红门的就是缪府。

”元自实一家听了,十分欢喜,心想投靠他没有问题,全家的生活总算有着落了。第二天,元自实把自己妆扮得整整齐齐,用家里仅有的一点钱买了一盒果品,到缪府去造访。正巧遇见缪文秀骑着马走出门来。元自实走到马前向缪文秀行礼。

缪文秀勒马停下,皱了皱眉头,喝道:“什么人?找我干什么?”元自实说:“我是山东的元自实,咱们是同村的邻人,从小在一起长大,您还记得吗?”缪文秀这才慌忙下马,把元自实领抵家里,请自实坐下,让仆人送茶。两小我私家一边吃茶,一边交际。元自实对缪文秀讲了遭变来福建的经由。

坐了良久,缪文秀只字不提借银还银的事。元自实也欠好意思张口,只得告辞回到小客店。过了一夜,元自实再到缪家去造访。缪文秀摆设了一点酒席招待他,言谈神色却有些不耐心的意思,银子的事仍然缄口不提。

自实闷闷不乐地回到小客店,已经没有钱为妻子孩子买吃的了。妻子诉苦他说:“你万里之遥来到福州,是为个啥?如今喝了人家三杯酒,就欠好意思张口了,我们母子另有什么指望!”自实只是低头叹气。

又过了一夜,元自实只得硬着头皮再到缪家去。此时,缪家已显着不耐心了。

还未等自实开口,缪文秀便不阴不阳地对他说:“以前多亏你借给我盘费,我已记在心里,是不会忘的。我在这里做个小官,没有多大职权,收入很少。你既然跑这么远的路赶来了,我怎么能忘掉你以前对我的利益呢?请你把欠据拿来,我好按数把银子分期还给你。

”自实听他说要欠据,又惊又急,自己先涨红了脸,说:“咱俩从小在一个村里长大,友爱深厚,其时您急着乞贷,原来就没写字据,今天怎么说出这样的话来?”“欠据应当是有的,只怕是家里遭兵乱以后,你丢失了。虽是这样,我也不计算有没有欠据了,只是请你再等几天,我努力给你准备。”缪文秀一本正经地说。

自实听他这样讲,也欠好再说此外,低着头走出缪家。想想姓缪的说话无理,这样忘恩负义,自己一家一贫如洗,又无处可去,就像一只羊羔头被夹进了篱笆里,进退维谷。

他只得回去变卖些衣物,饥一顿饱一顿地委曲过活。过了半个月,元自实又到缪家去要钱,缪文秀只是说几句好话,一文钱也没拿出。元自实伉俪二人只得在街上找些零活做,出苦力挣点钱养家生活。

隔几天就到缪家问问能否还钱,缪家总是托故推托。半年已往了,到底也没要回来一两银子。来时还是夏末,这时已是隆冬了,眼看要到春节。元自实一家啼饥号寒,万般无奈,只得再到缪家,流着泪恳求:“缪大人,眼看就要过年了,我的妻子孩子又饿又冷,口袋里没有一文钱,缸里没有一把米,东家又催房钱。

以前您借的银子,我也不指望您还了,只想请您念在同乡的面上,几多周济一点,让我们一家渡过年关。请您发发慈悲,可怜可怜我们一家好欠好?”说着,趴在地上磕起头来。

缪文秀假惺惺地扶他起来,搬着手指头盘算日子,对元自实说:“再过十天,就是除夕,你在住的地方等着,我操办两石米、两锭银子,派人给你送去。工具不多,请你别见责。"说着把元自实送出门外,又嘱咐一遍:“到那天千万不要出门,一定在客店里等着。

”元自实千恩万谢,回抵家告诉妻子,一家人脸上泛起了半年不见的笑容。到了除夕那天,全家都不出门。元自实规矩地坐在床上,让小儿在门旁守候。

一会儿,小儿跑进屋说:“有人背米来了。”急遽赶到门前,那人头也不转过门而去。元自实还认为是来人不知道地方,慌忙遇上去问,那人说:“我是替张员外给私塾先生送米的。”“有人拿着钱来了!”小儿子又跑进门来喊道。

元自实急遽出门去迎,那人也是头也不转地从门前走过。再遇上去问,那人说:“是李县令让我给外地来福州做官的朋侪送礼的。

”元自实只好失望地回到屋里。像这样门前来来往往已往了很多多少送年礼的,但一直等到天黑,也不见缪家的人来。第二天就是大年头一了。

自实一家不仅没等来钱和米,反而误了操办过年,屋里连一粒米、一捆柴禾都没有。妻子孩子哭成一团。元自实越想越气愤,悄悄地磨了一把刀,坐在那里一夜未合眼。

听到鸡叫,知道天快亮了,他便怀钢刀,一直走到缪文秀门前,想等他出门时给他一刀。时间一分一分地已往,元自实站在缪家门前,望着未落的星斗,想着自己半年多来的遭遇,又想到饱受磨难的妻子、儿子,不知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。砭骨的寒风吹来,他打了几个寒噤,思想逐渐岑寂下来。

他手握酷寒的钢刀,在心里自己问自己:“自实啊自实,你这样做对吗?杀人只能一时解恨。缪文秀忘恩负义,猪狗不如,是该杀。但他的妻子家属却没有罪,而且他有老母在堂,你若杀了他,他一家依靠谁?唉!算了吧。

宁愿让别人对不起我,我不能做对不起人的事。”想到这里,他忍着恼恨,依原路往回走。回来时,途经一个小草屋。

华体会

草屋的主人是位姓轩辕的老头,平时经常与元自实拉家常,两人很合脾气。这时老人正在门里点着香烛诵经,抬眼瞥见元自实怀里揣着工具从门前走过,神色既紧张又疲惫,就跟他打招呼,问他大年头一这么早到那里去了。元自实知道轩辕老人是位有道德有修养的人,就把自己的一肚子苦水都倒了出来,并说了准备去杀人又改变主意的原委。

老人听了不住地念经,夸奖元自实做得对,是个识大要、懂原理的人。老人拿出自己的积贮,递给元自实说:“自实老弟,你我认识虽不到半年,相知却很深。

你不要因如今家境贫寒,就暮气沉沉。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。现在官府专横残暴,黎民不甘受苦,元朝的气数快要尽了。

听说方国珍响应朱元璋,已在浙江造反,雄师不久就会打到福建。我没有什么给你,这里有五六两纹银,你拿去吧。

带着家小,到山那里的福宁县买几亩地种,把兵乱躲已往再说吧。”元自实再三推让不掉,只得接受了轩辕老人的银子。离别了轩辕老人,元自实回到客店,收拾行李,带着妻子孩子,徒步赶往福宁,在霞浦村买了二亩地,又垦了几亩荒,日子又逐步好了起来。

又过了二年,朱元璋的农民军推翻了元朝,陈友定成了俘虏,缪文秀也在兵乱中掉了脑壳。参考资料《剪灯新话》。


本文关键词:华,体会,故事,《,华体会官网,志怪故事,》,缪,文秀,元朝

本文来源:华体会-www.wsdl99.com